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、风雪林家堡(3)
    那声音凄厉嘶哑,似乎每一个字里都带着血样的仇恨与怨毒,话音未落,一个身影从小叫花的头顶急掠而过,外面的袍子在北风中张扬飞舞,好似一只硕大的蝙蝠从门廊的上面飞过,足尖在小叫花的脊背轻轻一点,那人的袍子正好将小叫花瘦小的身影挡住,没人发现在房顶上还趴着一个人,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林振豪在内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,这人的轻功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,七尺多高的墙,居然一跃而过,在场之人可没有谁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 马伟东更是惊得手脚冰凉,金定宇那方人多势众,他不敢随便开枪,如今来人虽然只有一个,但从刚才显露的飞腾功夫来看,这人的武功绝对在金定宇之上,可马伟东这次却没再再像对付金定宇一样犹豫,二话也不多说,举枪便打。来人左脚向后一撤,跟着身形急转,右手将袍子扯下,迎着马伟东的方向转圈挥舞,一股劲风夹杂着满地的飞雪,迎面扑来,马伟东还没等反应过来,那人已经到了身前,左手向上一端,拇指和食指已经握扣了枪杆,马伟东吓得急向后夺,哪知手里的枪却纹丝不动,还没等他再掏枪套里的手枪,来人一拉一推,马伟东只觉得整条胳膊就好像不是自己的,顺着来人的力道前后措了两个来回,咔嚓一声,手腕脱臼,那杆三八大盖就已经到了对方手中。

     “操……呃……”马伟东呼了一声疼,后面的脏字还没等出口,来人右手顺势而上已经用手背托住了他的下巴,刚好想说的那个“你”字,舌头顶住了牙齿,上下牙一合把舌头咬下来一小块,这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,鲜血顺着牙缝直流到嘴角,却只能嗯嗯呃呃地哼着,发不出其他的声响。

     来人手指离他的咽喉要害不过半寸,稍下一点就随时能要了他的小命,马伟东再没了刚才耀武扬威的德行,斜眼看着来人,目光中已经满是惊恐的神色。

     小叫花子在房顶上轻轻拍了下手,暗自使着劲,似乎是为刚才的一幕叫好,也似乎是被来人的武功折服。其实这个举动凶险异常,他明知道此时花厅内剑拔弩张,有些江湖经验的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为哪一方叫好,若是马伟东一方有一个耳音好的发现了他,免不了就是一场杀身大祸,好在马伟东他们已经吓傻了,加上小叫花子离得还远,所以几个当兵的并不知晓。不过只这一声响,金定宇却偏偏听到,身边有个穿着蓝褂子的壮汉刚刚要起身,却被金定宇按住,从牙缝里压低了嗓子说道:“慢着,房上可能还有埋伏。”

     小叫花子还算机警,拍了下手之后立即觉得不对,赶紧搂过来一捧雪将脸埋在里面,众人偷眼看去,又不见房顶上有什么人在,心中却暗自戒备:来的这个人已经如此厉害,那埋伏的人说不定武功更高,故此一个敢乱动的也没有。

     林振豪见官差被人制住,赶紧打圆场:“几位都是路过贱地,无非是求个温饱,怎么动起手来了?得罪了兵爷可怎么是好?快喝碗热粥暖暖身子……”

     来人慢慢地回过头,冲着林振豪微微一笑,“果然是贵人多忘事啊,林堡主……我是不是该称呼你一声林堡主?莫非你们都不认得杂家了吗?”

     刚才那人的动作实在太快,除了马伟东和他的两个杂兵面对着这人之外,其他人都没能看清这人的样貌,此时他回过头众人这才看得清楚,此人面色苍白,皮肤滑腻,长得有几分雍容,额角的皱纹略显沧桑,下巴干干净净一根毛也没有,一双鹰一样的圆瞳嵌入眼白之中,显得格外诡异。

     林振豪大吃一惊,愣了足足有两秒钟,突然单膝跪地,垂首高呼:“奴才叩见薛总管!”

     此一变故,叫所有人都觉得惊诧万分,林振豪武功不弱,一手铜钱镖的绝技更是赫赫有名,乃是成名已久的一方豪杰,怎么见了这个什么薛总管竟如此低三下四地称自己奴才?就算薛公公武功在他之上,以他林振豪的名头,也不该吓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行此大礼。

     金定宇心中一动,起身问道:“敢问阁下莫非就是铁血神鹰——薛不凡?”

     来人冷冷地哼了一声,对金定宇的问题并不回答,不过从他傲慢的神情中,金定宇更加肯定这人定是薛不凡无疑。

     其他人面面相觑,有那不识好歹的便问道:“薛不凡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金定宇飞起一脚将他踹翻在地,手里的马鞭啪的一声,打在那人的腿上,棉裤里的棉花外翻,一道血痕赫然触目,金定宇冲他使了个眼色,骂道:“有眼不识泰山的狗东西,薛不凡的名号也配从你的狗嘴里吐出来?”

     那人忍着剧痛不敢出声,连金定宇都忌惮的人物,一定十分可怕,这一鞭子等于是个教训,要是换做薛不凡出手,说不定连命都没有了。金定宇继续说道:“告诉你,记住了,薛不凡——薛公公是前朝大内第一高手,从成名起,已经二十几年不在江湖上走动了,他老人家的鹰爪功和轻功独步天下,无人能敌,你们这些后生小辈哪里能知道他老人家的名头?”

     俗话说:千穿万穿,马屁不穿。薛不凡自己还不敢称大内第一高手,但听了金定宇一番吹捧倒是十分受用,一腔怒火似乎消了不少,“过奖了……”说着手腕一抖,将马伟东的下巴彻底拧脱了,叫他连话也说不出来。那马伟东死中得活,长出了一口气,颓然倒在地上,只觉得裆下里一阵湿热,却是被吓得尿了裤子。

     薛不凡看了一眼金定宇,冷笑道:“铁血神鹰无非是个绰号而已,背地里都叫杂家流血阉鸡,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金定宇不知道薛不凡这一笑是什么意思,他尴尬地呵呵着附和了两声,只是脸上却一点笑容也带不出来。薛不凡把脸一沉,金定宇的心立即又停到了嗓子眼了,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就此僵住。

     薛不凡接着说道:“说道武功嘛,杂家的斤两自己清楚,听说近年江湖上出现了四大高手,南星河,北苍天,一曲、双娇绝世间。这一路走来,耳朵里灌满了这些人的名号,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来历。我也少在宫外走动,未曾想二十年里出了这么多英雄好汉……”转过头来扫了一眼还跪着的林振豪,“起来吧,小林子。”